四个大队干部异口同声地说

公元一九七七年农历三月三的傍晚,我们七人吃晚饭时,第九生产队的两个劳力送来两担牛肉,主办会计吩咐他俩将牛肉送到大队部办公室,将门上锁。

我们当地有三月三,鬼翻天。的说法,意思是说三月三的晚上鬼要大闹天宫。到了夜晚,大人们成群结队去野外望鬼火。

我们七人中四人是大队干部,还有二人是上级下派的负责清理工作的领导,只有我是他们看守的对象,因我是住学习班的人,不准我回学校,也不准回家,白天、夜晚就呆在大队部。

当我们要睡觉时,有三个人来到队部,告知大队干部,死了一个人,询问能不能土葬?四个大队干部异口同声地说:不能土葬,一定要火化。三个干部立即动身去做工作,他们走时再三叮嘱我们,看守好牛肉,夜晚别让人偷走了。

我们也想去望鬼火,可大队部办公室里放有二百多斤牛肉,人是不能脱身的,只能在大队部屋前望鬼火了。

到了十点钟,不见外出的三个干部回来,我们决定睡觉。

睡觉前,我提议将两条长条椅子抵住两扇大门,再将一张四方桌压住长条椅子,再将办公室的门拉上,才进客室睡觉。

客室与办公室只隔一堵墙。客室里放着两张床,我和一名大队干部睡一张床,两名工作组睡一张床。

睡下不到二十分钟,就听到他们三个人的打鼾声音。

再过了十来分钟,哐当!一声巨响,我急忙问你们回家了?不见回声,紧接着就听见开办公室门的声音。

是不是你们回家了?仍不见回声,听不到脚步声。你们别闹着玩,时间不早了,快睡觉吧。

我仔细听,办公室一点动静也没有,我们有四个人守牛肉,你别想拿走!又细听,仍不见隔壁有动静。我以为是盗贼,只要人走出办公室,我就喊人起来抓贼。

办公室里的人不动,我也不敢入睡,双方僵持不下。

天亮了,我们都起床了。我想看看是哪个贼来偷牛肉。

当我打开客室的门往外看时,傻眼了,长条椅子和四方桌没有移动,办公室的门仍关得好好的,锁没有打开。我说了一句:真是活见鬼了,昨天晚上我听得清清楚楚的,大门被打开,随后是打开办公室的门。他们说我在说鬼话。

我打开大门时,门外站着一人,他问我:王老师,牛肉没有人拿起吧?

你听谁说的,大队部有牛肉?

我的三叔昨天晚上十时之后离开了人世,逝世前,他告诉我们,他来过大队办公室,看到有牛肉,本来想找大队干部说清,不想火化,谁知,主要干部不在家。要我们在天亮时赶到大队部拿牛肉。当时我们不相信,以为他说胡话,我今天问过别人,证实大队部有牛肉。我就赶来了。

男篮世界杯使命,我将昨晚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。那人说:那是我的三叔打门。他真的来过大队部。

大队主要干部没有来,悄在这里等他们吧。

行,我等他们。

望鬼火:是我们这儿的习俗,三月三的晚上,大人走出家门,去野外看鬼玩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